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7-10 12:55

[原创]清朝那些皇帝和那些事儿 第十九章 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上)



微觉四方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www.esselefussalih.com/forum-7-1.html


第十九章 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

第一次修约谈判  
1853年5月,英国政府令驻华公使文翰,向清朝政府提议修改《南京条约》。英国政府企图在新的条约中规定:中国开放所有城市和港口,实行鸦片贸易合法化,废除进、出口货物的内地税,允许英入在全中国任意活动。另外,英国还向美国政府建议,英、美在华联和一致行动。对此,美国深表赞同。

  7月,美国公使马沙利在会见两江总督怡良时,明确表示了要求修订条约。他说:“只要中国皇帝宣布在中国境内实行宗教、思想及信仰自由,允许一切与中国有条约关系的国家在全中国一切地方自由出入,开放长江及其支流,以资外国汽船通航”,美国就可以援助清廷镇压太平天国。

  1854年,主张积极侵华的包令,继文翰为英国驻华公使。美国也以力主合作侵华的麦莲代替了马沙利,担任驻华全权使节。同时,由于克里米亚战争的爆发,英、法在远东的关系也更加趋于密切。

  1854年4月,包令照会两广总督叶名琛,要求定期会晤,以便双方谈判。

  叶名琛指定在广州城外的仁信栈房为接见地点。

  因为此地在城外、不能进入广州城,包令表示拒绝。接着,麦莲和包令又先后前往上海,并分别到天京进行访问。在从天京返回上海途中,麦莲到昆山会见两江总督怡良,再度提出修约的要求。他表示:“如蒙奏准(修约),自当襄助中华,削平反侧(即,助清廷镇压太平天国革命)。否则(即不答应修约),奏明本国,自行设法办理!

  怡良不敢应允,认为办理外交是两广总督的职责,劝他回广州与叶名琛接洽。

  回到上海以后,麦莲复与包令、赐德龄等会见江苏巡抚吉尔杭阿,说:如果朝廷能派钦差大臣,“指给地方(指镇江、南京、汉口)贸易”,他们不仅愿意协助清军镇压太平天国,还可以让外商补缴小刀会起义期间所欠的税款,以充军饷。

  吉尔杭阿一方面劝麦莲等人回广东交涉,另一方面在给咸丰皇帝上奏折时,忧心忡忡地主张接受英、美的要求:如果修约谈判“一朝决裂,(各国)乘金陵末复之时,闯入长江,诸事不复受商,动辄为所挟制。一误再误,长江中又添一巨患矣……莫若将计就计,钦派资深望重之大臣,前来议定妥协章程,允其所请!

  鉴于列强与太平军“共拜上帝”,咸丰皇帝认为他们“居心叵测”,故末接受吉尔杭阿的建议。他下谕申斥吉尔杭阿:“岂能轻易就信洋人助剿、补税之说,遂谓他们并无恶意?”此时,美、法公使都已接到了本国政府的训令,要他们与英国合作,联手修约。

  包令,麦莲与法国公使布尔布隆在香港会谈,决定拒绝与叶名琛谈判,共同前往津沽,直接与清政府的全权大臣交涉。

  10月15日,包令等人到达大沽。清朝政府派直隶总督桂良赴津主持交涉。

  在交涉中,英国提出十八条要求,其主要内容为:一、中国全境开放。如不接受,则长江自由通航,并开放镇江、南京、温州、杭州;二、承认鸦片贸易合法化;三、废除内地税;四、允许外国公使常驻北京。

  美国提出了十一条要求,除开放长江外,还要求准许美国人在中国沿海捕鱼、开矿、设立官栈、寄囤货物,货物在三年内未出售者、可不缴税,等等。法国则着重要求释放擅自潜入陕西而被扣押的法国传教士。

  清朝政府表示愿意以“柔远为怀”,答应准许审理中外人民之间的争执、减免上海欠税和广东茶税等三项要求。

  由于咸丰皇帝仍对列强有所顾虑、怀疑他们有支持太平天国的意图,所以不愿一下满足他们的全部要求,特别是对于外国公使驻京一事,坚决拒绝。

  清廷让步和列强的企图相距太远,谈判没有结果,包令等遂愤愤而去。1854年的修约交涉,就此告终。

第二次修约交涉  1855年,为了准备第二次修约谈判,美国政府任命在华传教多年的“中国通”伯驾为驻华公使。在给伯驾的训令中,美国政府要他从清政府取得三项主要权利:

  一、允许公使常驻北京;

  二、无限制地扩大贸易范围;

  三、取消对人身自由的一切限制。

  伯驾公然表示:“过去十二年的经验证明,为了达到各国的最大利益,仅作细小的修改是不够的,必须对条约作重大的变更!

  为了达到上述目的,伯驾力主对华“采取强硬态度”。为了争取英、法两国的合作,讨论具体的步骤和办法,,他在来华途中特意绕道伦敦和巴黎。

  1855年10月,英国外相克拉兰敦在伦敦对伯驾表示,一旦克里米亚战争结束,英国驻华海军即可开到渤海示威,支援修约交涉。在巴黎,法国外长瓦尔斯基与伯驾在同样“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磋商”。

  1856年2月2日,伯驾照会两广总督叶名琛,借口《望厦条约》第三十四款规定,要求全面修改条约。英国公使包令、法国代办顾随,也相继向叶名琛发出照会,支持美国的修约要求。

  清朝政府接到叶名琛关于三国联合要求修约的报告后,即据理批驳说:“前与各国所议条约,虽有十二年后公平酌改的规定,原系恐怕日后情形不一,稍作变通,故而大段条文,断无更改!

  为了使用“羁縻”之策“怀柔远人”,咸丰皇帝又指示叶名琛说,如果洋人坚持按照十二年规定要求修约,“亦可选择事近情理,无伤大体者,酌允变更一、二,然后候旨定夺!

  1856年7月1日,伯驾亲率兵舰两艘,由香港前往上海,企图利用倾向妥协的上海地方官吏来施加压力,达到目的。行前,伯驾要求英、法代表共同北上。

  包令则认为,只靠外交压力,而无足够的兵力作其后盾,要想从中国取得任何重大让步,根本没有希望。顾随的看法与包令一致。他们未和伯驾一同北上。

  伯驾到上海后,两江总督怡良虽然将他的要求代为转达清朝政府,但是仍为清廷所拒绝。

  伯驾的交涉一无所获,只得又于11月间灰溜溜地折回香港。

  第二次修约交涉失败。

马神甫案  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后,法国利用《黄埔条约》所规定的特权,派遣了大批传教士来华。本来,按照条约规定,外国传教士只限在五个通商口岸传教,不准私人到内地活动。但是,法国神甫马赖(AugusteChapdelaine)却违反条约、私自潜入内地,一直窜至广西西林县,在那里贿赂当地县官,收买流氓林八、马子农等为教民,“妖言惑众,纠伙拜会,并奸淫妇女,抢劫村寨”。

  1856年2月,新任县官到任后,见其罪行累累,民怨沸腾,于是将马赖及为首的教民二人,依法判罪,名正典刑,以平民愤。

  马赖这样一个的不法之徒,被法国把成是“无辜的受害者”。为此,法国外长瓦尔斯基同英国驻法公使考莱(Cowley)举行了会谈。

  9月28日,考莱在给英国外交部的报告中说:“瓦尔斯基在昨天会谈的过程中,曾提起一个法国在华传教士被杀的事件。他说,法国政府已经下定决心,要从这次凶杀事件中得到允分的补偿。如果法国代办(即:顾随)谈判失败,而且他手头没有足够兵力的话,法国政府就打算从本土派一支远征军到中国去。瓦尔斯基表示深信,倘若一旦必须对华采取军事压迫手段,英、美两国政府一定会和他们联合一致,为遭杀害的基督敦徒复仇!

  英国政府积极支持法国的计划,表示愿意“同法国政府一起,索取这种赔偿”。

  此外,英国政府还具体建议:“远征军可以在长江取得一个据点,以便形成一种对中国更直接、更有效的压力“。

亚罗(ARROW)号事件  1856年10月8日,广东水师千总梁国定在黄埔港内,带领官兵登上了一只叫做“亚罗”号的中国走私划艇,逮捕了十二名海盗嫌疑犯。这时,突然来了一个名叫托马斯肯尼迪的英国人,自称是“亚罗”号的船长。他说:“这种拘捕行动,妨碍了货主的商务”,要求立即放人。

  在遭到拒绝后,肯尼迪跑去报告了英国驻广州的代理领事巴夏礼。巴夏礼听后,怒气冲冲地跑来,要求立即释放人犯,甚至蛮横地亲自动手,试图当场强行拉走被捕人犯。

  中国官员加以制止,在扭闹过程中,打了他一下。

  巴夏礼恼羞成怒,蓄意扩大事态。他一方面照会两广总督叶名琛,一口咬定“亚罗”号划艇是英国的船只,说:中国官兵到“亚罗”号船上逮捕海盗,破坏了《虎门条约》第九款的规定,从而“侵犯”了英国的治外法权。他还诬陷缉私水师官兵扯毁了“亚罗”号船上的英国国旗。此外,他还写信给包令和英国驻华海军上将西马縻各厘(Seymour),极主张强硬交涉,说:“期待己久地向广州示威的良机,来到了”。

  实际上,中国人苏亚成在1854年建造了“亚罗”号,后来又转卖给了中国人方亚明。

  1855年9月,方亚明以自己的名字在香港注册,领取了一张自1855年9月27日起,为期一年有效的“船籍登记证”,并且雇佣英人肯尼迪为名义上的船长。这样,他就伪称“亚罗”号为英国船只,可以悬挂英国国旗、享受英国的;,借以逃避中国官厅的检查,任意走私,并与海盗交易。

  显然,当梁国定上船捕人时,“亚罗”号的“船籍登记证”已经过期,该艇已不在英国的庇护之下。关于这一点,包令自己也承认,“按照法律规定,在执照期满之后,已经不能予以;!

  至于中国官兵“扯毁英国国旗”之说,纯系捏造。据当时香港的英国杂志《中华之友》说:“现在,广州尽人皆知,该艇在被捕获之前,已有六天没有悬挂英国国旗了!焙罄,香港当局在给英国政府的报告中也说:“当亚罗事件发生时,船上并未悬挂英国国旗!绷硗,报告所附的一项声明还说:“所有在广州和香港的英国人,都完全知道,事实确实如此!逼咸蜒赖诎耸呕У拇ず痛钡闹ご,也为此事提供了同样的证据。

  关于被捕的十二名人犯,其中的李明太和梁建富二人,确是海盗。在一个月前的9月4日,他们还伙同其他一些人,在兴宁县附近抢劫了几只沙船。

  两广总督叶名琛,根据实际情况,在复照中驳斥巴夏礼说:“亚罗”号不是英国船,而是中国船。一只中国海盗船,为了掩护自己的非法行径,有时也挂起了它无权悬挂的英国旗。在此次事件发生时,“亚罗”号则根本没有悬旗!肮蠊宀聪马,向例要将旗号收下,俟开行时再行挂上,此为贵国的章程。故而,到艇拿人之际,并无旗号可知。既无悬挂英旗,从何扯落?”

  根据黄林纳的供词,“亚罗”号的水手李明太,原是一名惯匪。另外,梁建富也确是海盗。因此,叶名琛留下了两名海盗和另一名叫做吴亚认的证人,送还了其余被捕的九名水手。但巴夏礼拒不接受,还威胁叶名琛说:“如在四十八小时内不全部送还十二名水手,并书面道歉及保证今后不再发生同类事件,英国海军将对中国船只采取行动!

  对此,叶名琛断然拒绝,声明“亚罗”号划艇是中国船只,与英国入无关。他还质问巴夏礼说:“一只划艇,属中国人所有,买了一面英国旗,这就能够使它成为英国船吗?”尽管包令明知“亚罗”号船的执照已经过期无效,因而无权悬挂英国国旗,但他还是对巴夏礼说:“该船当时虽然不在我们的;ぶ,但是中国人并不知道这一点!

  的确,当时叶名琛不知道这一点。他在答复中说:“中国官员以后将不再捉拿外国划艇,同时也请英国不要把执照卖给中国人民!

  包令对这个答复不满,随即质押了一只中国沙船。在照会中他还威胁叶名琛说:“你若拖延满足我们的要求,后果将很严重!

  巴夏礼则恫吓说,“英国海军现已开到黄埔炮台、猎德炮台及广州城前面了。这提醒你,引起这种威胁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弊詈,为了息事宁人,叶名琛派员送还了捕获的全部十二名人犯。

  可是,巳夏礼复又节外生枝,挑剔中国派去的官职位太低、没有正式的道歉文书。10月22日,他把此事移交给了在华的英国海军。

战争发动  1856年3月,英、法与沙俄缔结了巴黎和约,结束了克里米亚战争。随后,英法的部分军事力量移往远东,以便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

  1856年10月23日,英国海军中将西穆尔(马縻各厘)指挥由20艘船舰和479尊大炮组成的英国舰队,开炮轰击中国海防清军,闯入省河,将猎德、龟岗及凤凰岗、东安、西固、海珠等炮台,尽行占领。中国守军抵抗后,都败退下来。

  当时,叶名琛年未四十,颇感自负,“常以雪大耻、尊国体为言”。英国人已经攻陷炮台,他还继续在校场看乡试马箭。

  有人告警后,他却笑着回答:“必无大事,日暮英自退!闭飧龌栌雇绻痰姆饨ü倭呕奶频卮好『铀械暮斓ゴ把泊,一律收旗,不准对英舰进行还击。

  27日下午,英军炮轰总督衙门,用一门大炮每隔十分钟向叶名琛衙门轰击一次,到处耀武扬威地展示其火力威力。10月29日,当英军把城墙开了一个缺口、攻入外城时,中国军队曾经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他们在街道上和从房屋里射击敌人,毙伤英兵近三十名。西马縻各厘见情况不好,在劫掠总督衙门之后,便连忙退去。

  美国的驻华使节,对于英国的军事挑衅竭力支持。英军炮轰广州时,驻香港的美国领事克兰,公然打着美国旗参加作战。他先是把美国国旗插在广州城墙的缺口上,后来又把它带进广州城里?死汲谱约骸叭氤亲钌,而且最后才出来”,在出城以前,还向中国人发射手枪。美国人驻广州的美国领事柏雷称:“我在总督衙门拿了一些珍贵东西,作为这次事变的纪念品!

  然而,叶名琛蔑视他们,拒绝谈判,关闭了广州的海关,让贸易陷于停顿。政治上的互不妥协导致了僵局。后来人们用一副联语来嘲弄叶名琛在这次;斜硐值乃劳绻烫龋骸安徽,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

守卫广州城  
11月6日,中国战船二十三只,在敌军炮火下展开了英勇反攻,西马縻各厘也不得不佩服地说:“这些中国沙船,立即发起了最猛烈的反攻,斗志昂扬地坚持了至少三十五分钟!敝钡11月中旬,叶名琛才下令调集清军一万多入守卫广州内城。此时,广东的爱国群众也纷纷起来打击侵略者。11月25日晚上,有乡勇数人,前往英船,声言“送书船长”,出其不意捉获船长古柏。27日,英国邮船“提斯特尔”号,拖一划艇,满载从广州掠来的珍玩等物,停泊虎门。深夜,忽有华艇百余只,“蚁集于前,开炮攻击”,掳获了英人载运赃物的划艇。

  1857年12月14日,英军皮姆中尉带着十四名手下乘“巴特勃号”在广州城西的珠江岸登陆,试图搜集清军的情报,正要返回时被当地居民发现,双方发生激烈的战斗,死伤惨重。

  12月14日午夜,乡勇从商馆后面房屋的废墟里,发炮轰击英国商馆,一夜之间外国商贾经营贸易的十三行馆化为一片灰烬。

15日,英舰对这一地区炮击以报复,并有二百五十人的部队登陆,烧毁部分房屋  12月30日,邮船“提斯特尔”号从广州开往香港时,乡勇突起狙击,打死英人十一名,然后复将邮船焚毁,沉入江底。由于英军在广东的兵力当时总共不过一千多人,且尚未得到伦敦的正式作战命令,英军随即暂时退出虎门,等待援军和政府的进一步指示。

英国决定再次侵华  
当包令根据巴夏礼的策划、把捏造的“亚罗”号事件报告伦敦以后,英国首相巴麦尊立即煞有介事地行动起来了。

  1857年2月,他向国会提出武装侵华的议案,煽动地说:“我们认为,我国在华备受欺凌。我们认为,我国同胞在中国遭受了种种侮辱、迫害和虐待。对此,我们不能置之不理。我们认为,根据条约我国应享有的权利,已遭到了破坏!币蚨,英国政府“不仅有权利而且有义务,尽量利用自己所能采取的手段,来对付中国的暴力行动!

  英国国会的辩论异常激烈。

  上议院议员德比指出:“亚罗”号船是中国人建造、中国人出售、中国人购买的。船员是中国人,船归中国人所有!。议员林德赫斯特迪说:“英国驻华公使包令,自己承认船籍登记证是无效的,那只划艇没有权利悬挂英国国旗?墒,请注意他说的话:‘船不在我们的;ぶ,不过中国人并不知道这一点?丛谏系鄣拿嫔,千万不要把这一点透露给他们……以往有过比这更恶劣、更可耻的行径吗?还有过比这位在英国政府担任要职的人,所提出的口实更虚伪的吗?”

  尽管如此,上议院最终还是以146票对110票,通过了巴麦尊的议案。此提案在下院虽然遭否决,但在巴麦尊“解散下院,重新选举”的安排下,最后还是获得通过了。

封锁广州  
1857年4月底,英国政府派额尔金为侵华远征军的总司令。7月上旬,额尔金率领舰队到达香港。8月上旬,英军开始准备封锁广州和珠江。10月中旬,葛罗率领法国舰队赶到了香港。当时,在广东的英法联军,共计5679名,其中有法军950名。11月20日,英、法军占据了广州城对岸的河南西部地区,完成了对广州城的封锁。

  英法联军准备进攻中国的消息传到华盛顿以后,美国政府立即声明,表示全力支持,并派列卫廉为全权代表,赶往香港,在外交上与英、法采取一致行动。

  列卫廉到中国后伪装“中立”,表示美国一向对中国“友好”,从来没有战争意图。同时,他又极力游说:英、法的要求是“正义的”。

  1857年12月12日,额尔金和葛罗以使华全权大臣的名义,照会两广总督叶名琛,要求中国派出全权大臣,另行议订新条约。同时,他们还要求叶名琛交出:河南岸的全部地区、广州城外的各处炮台;允许外国人进入广州城;赔偿由于“亚罗事件”而使外国人所受的损失;惩办造成“马神甫案”的县官,等等。

  额尔金和葛罗限叶名琛十天答复,否则炮轰广州。

  叶名琛误信谣传,以为法国的目的只是“守约通和”;英国女王“断不准妄动干戈”;这是英、法“故作恐吓之势,借以逼和”。

  他依旧泰然处之,拒不理睬,忠实执行清政府“息兵为要”的方针,采用了“不战、不和、不守”的误国之策,不事战守,没有积极部署广东的防务。

  12月24、27日,英法提出最后通牒,限48小时答复。

  12月28日,英法联军按照预定计划开始炮轰广州。

广州失陷  
次日早晨,一部分英法联军从小北门豁口爬城而入。都统来存、千总邓安邦等率兵顽强抵御。

  叶名琛起初由总督衙门避往粤华书院,后又逃到副都统署后花园的八角亭去躲藏。

  12月30日,广州将军穆克德纳在城上竖起白旗,英法联军占领广州。

  英法联军进入广州城后,到处霸占民房,抢劫财物,库银二十万两也被完全掠去,从而造成“城厢内外,民房半为英法所据,商贾迁徙,民人离散”的一片凄惨景象。英国和法国士兵为了取得妇女的戒指、耳环和手镯,用刺刀刺杀妇女,砍掉她们的手指和手,撕破她们的耳朵。英国士兵甚至残害儿童。尸体遍野,抢劫和蹂躏成了司空见惯的事。

  1858年1月5日,在广州的清朝高级官吏,如两广总督叶名琛、广东巡抚柏贵、广州将军穆克德纳等,全被俘获。1858年2月,关闭了十七个月的广州港口贸易重新开放。

  1858年2月,广州民众联合南海、番禺等地民众在佛山成立了团练局,组织义兵数万人,在各乡坚壁清野、严查汉奸,宣告“夷人入界者登时格杀勿论”。4月,团练局发动了香港大罢工,促使两万多人离港,瘫痪了香港的商业。6月,乡勇在白云山抗击英军,还主动撤退,诱敌深入。英军不敢贸然出城。

  由于英法联军的兵力不足以控制广州和北上,也为了表示英法并无推翻清朝政府的意图,联军把已经投降的巡抚柏贵放了出来,让他按照四项条件继续“管理”广州政事。被释放后,柏贵首先给清朝政府上了一个奏折说:广州的失守是由于叶名琛的独断专行,没有同他商量;英、法侵略者“很守秩序”,既未滋扰繁荣的广州的商业区,也不曾侵犯手工业发达的佛山镇。

  根据柏的奏折,咸丰皇帝不筹备战守,不力挽危局,反而宣布将叶名琛革职,由柏贵署理两广总督,命柏贵等“相度机宜,先行筹办,以示羁縻!闭馐,由中国警察和外国海军陆战队共同组成的巡逻队,沿街维持城内秩序;中国人的法律诉讼和别的日常行政事务继续由巡抚衙门处理。柏贵的布告由巴夏礼在幕后审查。

  此后,“巡抚居于内,夷兵守其外”,连柏贵要想与外界接触,也必须事先得到许可。外人委员会的首席委员巴夏礼,便成了巡抚衙门里的太上皇。巡抚衙门所发的文件,都由外人委员会代为写好。

  在英法联军和汉奸卖国贼的双重奴役下,广州人民,就这样一直度过了四个年头的苦难岁月。

民团抗英  
朝廷也派遣了其他官员试图收复广州,希望广州乡村民团能把入侵的外国人赶走。新任总督黄宗汉想凭借民众难以和解的反抗精神去限制外国人的要求。如同好战派说的:“国家根本全在民心,英夷所畏亦即在此!

  柏贵死心塌地的替英、法联军当傀儡。爱国群众杀了敌人,他便悬赏捉拿“凶手”,民众计划组织力量攻城,他派人事先通风报信;新任两广总督黄宗汉带兵到广州赴任,他急忙派人吓唬说:“鬼子兵万不可打!

  广东民团局暗中受到鼓励后,终于在1858年7月21日进攻广州城,但结果还是被英国炮兵击退。

  到1858年底,英国巡逻队越来越深入到广州周围的乡村,旌甲鲜明地穿越村镇,以炫耀新政权的威风。1859年1月,当七百名英海军陆战队员接近民团总部,受到了炮火攻击。

  于是,英国人派出一千三百名步兵和六艘炮舰,在三天战斗中占领并烧毁了民团总部和总部所在的村庄。

  广州民团驱逐夷人的运动的失败,使受命收复广州的钦差大臣黄宗汉于1859年5月被召回。同在五月份,傀儡巡抚柏贵去世。此后,稳健派劳崇光正式被任命为广州巡抚和代理总督。

苦力买卖  
劳崇光在谋求中国利益的同时,又与英国人合作。他联合巴夏礼和广州领事的阿礼国,共同试图控制苦力买卖。英国关心的是把合同工运到象英属西印度等殖民地区去劳动而从中获利,因此在1850年代采取了双重政策:一是促使中国放宽移民禁令,二是订出规章以减轻随之而来的祸害。但在广州的中国人贩子,为了把劳工卖给外国的苦力贩运者,竟于光天化日之下在苦力家屋门外捉人。到1859年,苦力买卖的祸害程度惊人。在沿海地方,如同以前从事鸦片进口贸易那样,“猪仔”(即人口)的出口贸易盛行起来了。

  正义的中国群众处死了一些拐骗者,中国官吏也处决了一批。然而,当地的失业和贫困以及海外的需要和机会,促使移民潮持续不辍。

  为了规定一些手续并进行审查,以便使合法的移民在没有拐骗和胁迫的情况下得以进行,总督劳崇光实际上已使移民合法化了。结果,英、中两国官吏开始联合监督移民所(奴隶收容所)的批准和审查工作,并且规定了签订合同时要受到监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7-11 12:58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39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
吕梁白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捕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