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56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6-17 14:07

美国陷阱 42.最后的出售障碍



微觉四方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www.esselefussalih.com/forum-7-1.html


42.最后的出售障碍

  2015年春天,虽然柏珂龙在议会中被弄得焦头烂额,但他在美国司法部却获得了一项优惠待遇。有一件事情十分蹊跷:他为阿尔斯通支付7.72亿美元罚款争取到了一段宽限期。虽然美国司法部严格规定,公司应当在签署认罪协议后10天内——也就是2014年12月底付清罚款,但珍妮特·邦德·阿特顿法官又给了6个月的宽限。这一次,就连美国媒体也感到惊讶。《华尔街日报》在2015年2月1日的报道中强调,“法国公司得到的待遇远比其他公司好”。而且,《美国日报》采访了负责本案的联邦法官阿特顿。这位法官坦言,她“制订了一个非常宽松的时间表”。3天之后,2015年2月4日,《华尔街日报》继续报道本案:根据阿尔斯通认罪协议的听证会记录,通用电气的法律团队曾密切配合阿尔斯通与美国司法部进行谈判。在该报的专栏文章中,阿尔斯通的律师罗伯特·鲁斯金不得不承认:“在准备工作和谈判工作的每一个阶段,通用电气的确查阅过涉及美国司法部所有相关条例的文件。”

  这一陈述相当令人震惊。也就是说,这家美国公司在成为阿尔斯通的股东之前,就获得了在过去10年中阿尔斯通与中间人签订的所有合同。这些极为敏感的信息通常只会在收购交易结束后才被知晓。而本案中,在美国司法部的支持下,阿尔斯通在收购结束前就向竞争对手通用电气公开了这些信息,提供了有关公司一手建立起的普遍行贿制度,以及相关雇员的名字等这些无可辩驳的证据。很多人都在这一时期被公司“打发走人”。罗伯特·鲁斯金的这些陈述将美国司法部置于一个尴尬的境地,它不得不出来为自己辩白。美国司法部刑事局局长莱斯莉·考德威尔表示:“通用电气的收购交易对于政府决策并不具备特别重大的影响。”[1]立此为证吧!只是,即便不是“特别重大的影响”,她的话也佐证了美国司法部与这次交易存在某些关联!这种不打自招非同小可。于是,人们终于理解阿特顿法官为何表现得异常宽厚,而且给予阿尔斯通一定时期的宽限。因为对这桩交易来说,时间表的顺序非常关键。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需要先到布鲁塞尔看一看。事实上,离最后完成阿尔斯通出售案还剩最后一个障碍——获得欧盟28个成员方的同意。2001年,布鲁塞尔曾阻止通用电气与霍尼韦尔公司的合并。这一次,绝对不能让那出戏重演,不能有任何闪失。首先,“忠心耿耿”的柏珂龙必须在任期内待在首席执行官的位置上,而且他必须始终处在压力之下;其次还有法国政府,也必须保证自始至终参与其中。为了通用电气的利益,大家将最后的战斗进行到底。在获得欧盟委员会同意前,不能结束这个涉及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案子,让法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悬在阿尔斯通及其首席执行官头上——这正是阿特顿法官的做法。在美国司法部的认可之下,阿特顿法官同意推迟批准认罪协议,直至欧盟对本次收购亮起“绿灯”。这两件事之间的关联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完全推翻了柏珂龙的说辞。其他的一切都不过是假象。

  通用电气确实需要一点运气。它还远未获得欧盟委员会的批准。实际上,欧盟方面有所警惕。2015年2月28日,欧盟委员会启动了一项深入调查。布鲁塞尔的专家担心交易会对欧洲能源市场产生影响,尤其体现在大型燃气汽轮机的相关市场上:本次收购前,通用电气就是这类设备的最大制造商,阿尔斯通的市场份额在全球市场中排行第三。一旦阿尔斯通被收购,通用电气就会在欧洲达到近乎垄断的地位,其重要竞争对手将只有西门子。

  欧盟委员会警告称:“这种技术垄断不利于创新,并且会推高相关技术的市场价格,而这一技术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是必不可少的。”为了劝诱欧洲人,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做出了让步。他同意将一部分资产,主要包括几家电厂的维修合同,留给一个规模更小的竞争对手——意大利的安萨尔多公司。这样一来,通用电气对市场的主导地位将会下降,杰夫·伊梅尔特希望借此获得欧盟委员会的同意。但是,谈判仍然没有进展。2015年5月5日,杰夫·伊梅尔特亲自到访欧盟委员会,力求推进审批程序。欧盟委员会认为通用电气并没有再次提交更充分和必要的资料,于是在2015年5月12日宣布,将最终做出决策的时间推迟到同年8月21日。同时,西门子方面也没有放弃努力,他们针对这一收购将会带来的“高度垄断”的危害四处游说。最终,打破僵局的还是法国。2015年5月28日,马克龙到访通用电气的贝尔福工厂,这一行程向布鲁塞尔发出了有力的信号,法国政府公开支持美国人收购阿尔斯通。法国政府希望尽早结束这一不光彩的案件。不要忘记,如果收购失败,美国司法部就会重新起诉阿尔斯通。如果它最终起诉了法国最大的企业之一,那对法国将是一个灾难性的结果。法国政府敦促欧盟,尽快同意将法国的龙头企业出售给通用电气。多么精彩的角色转换!在这场对决中,法国简直是一败涂地。

  最终,2015年9月8日,通用电气获得了期待已久的批准。阿尔斯通也为这些谈判做出了贡献。作为对通用电气将部分资产转让给意大利安萨尔多公司的补偿,柏珂龙甚至同意将收购价格再降低3亿欧元。这样一来,集团账上的钱就更少了。一旦做出最后的让步,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交易。2015年11月2日,这项交易终于尘埃落定。在《回声报》的报道中,杰夫·伊梅尔特对这次“战略性”收购表示庆贺,甚至称其为“整整一代人难得一见的幸事”。只有两手空空的法国眼含热泪,为它失去的国之重器恸哭不已。

  2015年11月13日,阿特顿法官终于批准了美国司法部与阿尔斯通达成的、早在11个月前就已签署的认罪协议。一个值得载入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历史的独特案例!柏珂龙的命总算保住了,他终于松了口气。当然,背后操纵这一切的必定是通用电气。

  这次收购立竿见影的第一个后果是,通用电气领导层向工会公布了一项大规模重组计划。阿尔斯通能源公司在全球的65000个就业岗位中,有10000个就业岗位将会消失。其欧洲公司受到重创,计划裁员6500人。其中德国分公司受到的冲击最大,失去了1700个岗位。其次是瑞士分公司,失去了1200个岗位。最后是在法国的公司,800个工作岗位受到威胁。2016年4月,有两三千名阿尔斯通的欧洲员工在巴黎举行集会,表达他们的愤怒。集会上可以看到用英语、德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写成的标语与横幅。这些阿尔斯通前雇员感觉遭受到公司的背叛。一个员工说:“公布裁员计划时,真可谓当头一棒。我没想到会有如此大规模的重组计划。他们对我们撒了谎。”法国的情况相对要好一些,杰夫·伊梅尔特保证他会对法国分公司的就业岗位损失做出补偿。他宣布在巴黎设立一个数字软件研究中心,承诺“开展针对年轻大学生的培训项目,在金融、人力资源等领域创造250个就业岗位”。贝尔福工厂也将建立一个共享服务中心,雇用会讲两三门语言的员工。新岗位如此之多,但整体规划却相当模糊。尤其是到了2018年春天,通用电气终于意识到,它根本无法创造1000个真正的就业岗位,违背了对法国政府的承诺。我对此毫不惊讶,阿尔斯通和通用电气的“蜜月期”过后,显然会出现巨大的社会损失,削减辅助性工作岗位(信息技术相关岗位、会计、出纳等)就是典型的特征。

  两家公司的“蜜月期”可谓异常短暂。2016年5月13日,阿尔斯通轨道交通公司(阿尔斯通拆分后的剩余部分)在美国起诉了通用电气。法国人觉得他们被愚弄了。事实上,在出售阿尔斯通能源业务时,美国人已经同意作为补偿,出让通用电气的铁路信号业务。但是不久之后,通用电气却反悔了。美国人不同意原本的收购价格。而且,虽然签署的协议中约定应当由一家法国律师事务所解决争议(以便确定最终价格),但通用电气却向另外一家仲裁机构——国际商会提起了仲裁请求。阿尔斯通轨道交通公司被迫将该争议提交美国法院,请求恢复其应有的权利。这是两家公司在合并协议生效后的第一次冲突。

  在法国,通用电气还与另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法国电力公司发生了冲突。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不顺畅绝不是传闻,尽管这件事涉及法国核电站的维护!收购阿尔斯通后,通用电气接手了维护58台正常运行的核能反应堆的汽轮机的工作。然而,已成全球最大能源设备生产公司的通用电气此时却希望修改这份合同的具体条款,尤其是在发生事故时,以便减少自己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此外它还希望提高备用零部件的价格。通用电气甚至在2016年2月暂停了几天服务,借此向法国电力公司施压。法国电力公司首席执行官让贝尔纳德·莱维致函杰夫·伊梅尔特表达了自己的愤怒:“法国电力公司被迫启用应急计划之外的紧急措施。作为我们曾经的合作伙伴,贵方这种态度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收到这封信后,通用电气不为所动,该公司电力部总经理依然态度强硬,要求法国电力公司在2016年6月15日前必须接受条件。法国电力公司怒火中烧,被迫拿出了撒手锏,提出要中断与通用电气之间所有的商业关系。事件发展到这个阶段似乎停滞了。双方开始对峙,这种局面能持续多久呢?通用电气背后的靠山——美国政府,通过实际控制法国所有的核电站,已经拥有未来的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人们早该想到这些后果!假如法国未来在重大国际政治问题上与美国意见相左,那会有什么结果?类似的情况早在2003年法国拒绝参加伊拉克战争时就发生了。法国陆军前参谋长(2002—2006年在任)亨利·本耶阿特将军在一部名为《幻影战争》(献给阿尔斯通事件)的纪录片中表示,美国决定不再向法国军队供应零部件。“这种情况如果持续下去,”本耶阿特将军说,“我们的戴高乐号航空母舰就无法运行。”

  直到2016年年中,我这个案子的前景依然晦暗不明。在美国的宣判日期不断延后的情况下,我很难保持一种哪怕是表面上的平衡。此外,还必须处理和阿尔斯通之间在劳资调解委员会的争议诉讼。

  我对自己因“擅自离职”而被解雇一事提出异议。此外,前雇主对我毫不手软,似乎已经完全遗忘了拖欠我90000欧元的离职补偿金的事情,我决定将此事提交法院审理。

  [1]《华尔街日报》于2015年2月4日报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6-18 10:50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62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
吕梁白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捕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