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14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6-17 14:03

美国陷阱 38.在股东大会上发飙



微觉四方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www.esselefussalih.com/forum-7-1.html


38.在股东大会上发飙

  我很清楚,这事不合情理,但是无论如何我也不想错过这次会议,特别是在他们费尽心思劝我不要去的情况下。

  当然,我必须尽量谨慎行事。3天前,直到最后一刻,也就是报名截止前的最后几个小时,我才去报名。这种预防措施真是既可笑又徒劳,我很快就被发现了。

  会议召开的前一天晚上8点50分,我收到了律师莉兹的一封电子邮件。

  “您好,弗雷德。我们知晓明天会有一场阿尔斯通股东就通用电气收购事项召开的会议。如果您打算参加,请记住我们的建议:您不要公开发言。您发表的任何观点都有可能被美国司法部用作对您不利的证据。”

  我被这封邮件吓了一跳。是谁通知了我的律师?我向莉兹表达了我的讶异之情:

  “谢谢您的建议。不过,是谁让您来提醒我的?是检察官吗?”

  律师马上回复道:

  “我们是主动通知您的!”

  我觉得这简直就像做梦一样。斯坦和莉兹在过去18个月里从来没有主动为我辩护过,几周以来我都没有他们的音讯。然而就在一夕之间,他们就主动行事了!如果没有人提醒过他们,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报名了呢?

  “莉兹,我太惊讶了。这次股东大会可没有上美国媒体的头条。谁告诉你这件事的?是为阿尔斯通辩护的巴顿·博格斯律所?还是美国司法部?”

  我充满讽刺地写下最后一段:

  “请别担心,我不会做任何危及通用电气控制权的事情。您真诚的朋友,弗雷德。”

  莉兹没有再回复。我们的邮件往来结束了。现在是凌晨2点48分,还有不到8个小时,股东大会就要开始了。

  我特意提前到达了会场。律师的警告并没有使我退缩。其实,我根本没打算开口。我不是疯子,发言可能引发的后果,我还是可以掂量出来的。我想做的,就是去直视柏珂龙和卡尔的眼睛,无声地向他们发起挑战。既然如此,任何防范都是多余的,我干脆直接坐到了第二排,第一排是公司领导班子,我正好在柏珂龙的视线之中。

  环顾四周,我认出了大股东布依格和阿蒙迪派出的代表。还有一些大型投资基金的理事,更多的则是那些持有少量股份的个人投资者,他们通常年龄较大,却是此类会议的常客。大会刚开始,我口袋里的手机就一阵震动。斯坦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不要做任何会给您带来危险的事情!”此时是巴黎时间上午10点32分,纽约时间凌晨4点32分。深更半夜,斯坦仍然处于戒备之中。他一定也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我没有马上回复他,而是专心聆听柏珂龙发言的头几句话。

  发言台上的柏珂龙穿着深蓝色西装,系着乳白色和淡紫色相间的领带,坐在一把舒适的白色真皮扶手椅上。他旁边是董事会秘书卡琳·桑特尔,以及集团法务总监兼执行顾问凯斯·卡尔。凯斯·卡尔很快就发现了我,一直到大会结束,他的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生怕我会随时站起来发言。我相信,这肯定和刚才斯坦发给我的短信有关。

  今天,首席执行官不得不公开通报向通用电气出售案的所有细节。当然,董事会已经批准了这项交易,多亏了那些大股东,投票早就提前通过了。事实上,许多人前几天就在网上表态,当时柏珂龙的报告尚未出台。但是,大老板并不满足于那些他在媒体采访时给出的大概数字或原则性表态。提供给与会者的参考文件非常详细。听到这份报告,众多小股东和员工代表也感到非常震惊。无论是阿尔斯通一方,还是通用电气一方,情况与迄今为止的媒体报道截然不同。显然,法国人把保险箱的钥匙拱手让给了美国人。我们的政客鼓吹的、似是而非的“联盟”完全是镜花水月,是一场欺骗舆论的障眼法罢了。最终签署的协议并不是50∶50的伙伴关系。事实上,在前两个合资企业(电网业务和水电业务)中,阿尔斯通的持股比例为49。通用电气拥有决策权,自然就有任命财务总监的权力。至于第三个合资企业,即负责核能产业的企业,结构则更为复杂。鉴于涉及国家的核心战略利益,法国政府拥有一票否决权,但这并没有带来本质改变,因为通用电气仍然持有多数(80)的股份和表决权。归根结底,在这3个合资企业中,美国人拥有所有的权力:组织、战略、金融。此外还规定:2018年9月至2019年9月,阿尔斯通可以以保底价格出售其在合资企业中的股份。[1]阿尔斯通退出能源行业仿佛是一项早有预谋的安排。这就是法国的一些政客极力鼓吹的“联盟”真相。

  柏珂龙还宣布,阿尔斯通正在与美国司法部敲定最后一份协议。公司最终决定认罪并同意支付罚款。美国司法部确定的金额大约是7亿欧元。但是,最终的安排再一次违反了事先约定:美国司法部拒绝由通用电气支付这笔巨额费用。于是,这笔罚款须由阿尔斯通(或者是该公司的原股东)支付。对此,我本人也丝毫不感到惊讶,我始终认为协议的这一部分是违法的。但令人意外的是,美国当局并未提前宣布其反对意见。这种沉默显然证明其是通用电气和阿尔斯通狼狈为奸的同谋,其目的只有一个——让西门子出局。

  然而,事情还未结束。由于阿尔斯通必须多支付7亿欧元,按常理来说,应该在6月谈判达成的123.5亿欧元的收购价款之上增加相同的数额,这样才能避免法国公司遭受损失。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柏珂龙透露,转让价格将会保持不变。为了证明这一安排的合理性,他给出了一个连5岁的孩子都不会买账的理由:通用电气会以3亿欧元的价格回购阿尔斯通的某些资产,至于剩下的4亿欧元,首席执行官先生认为它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说:“在这样规模巨大的交易中,总价款3以内的调整幅度是正常的。”这句话顿时在会议现场激起了反对之声。来自少数股东网的玛丽让娜·帕斯格特表示,这完全是“把截然不同的两码事混为一谈”,谴责这是“一场真正的骗局”。几分钟后,小股东才逐渐意识到,阿尔斯通实际上已经损失了14亿欧元:7亿欧元的罚款和通用电气不会实际支付的7亿欧元。堪称“锦上添花”的是,董事会还提议额外奖励给柏珂龙400万欧元,因为他出色地完成了这次谈判。这下,美国人可真是要把肚皮都笑破了!

  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想站起来大声喊叫,宣泄我的愤怒。把法国的龙头产业拱手让人,在公司任期的十几年中放任腐败制度的泛滥,还要奖励他400万欧元!这样的奇闻会发生在哪个国家?但在我们这里,董事会内部的裙带关系让每个人都三缄其口。这与德国的情况截然相反:2008年,具有企业形象代表之称的西门子时任首席执行官因不正当行为被解雇,并因此被公司起诉,当时西门子公司不得不向美国司法部支付8亿美元的罚款。但是在这里,在法国,柏珂龙得到了一笔奖金,而人们对此无动于衷:专业媒体没有反应,法国财政部和政府方面没有反应,多数控股基金没有反应,阿尔斯通的大股东布依格没有反应,法国金融市场管理局也没有反应。发声的不过是几个小股东。

  首先对他发起攻击的是布利顿先生。他总是出现在股东大会上,十几年来都是如此。他直言不讳地说:“请恕我态度粗暴。我对这项决议投反对票,因为它意味着出售了我们2/3的业务。”布利顿的语气越来越严厉:“您一直承诺,永远都不会把阿尔斯通拆分出售,但是您今天要求我们同意的恰恰如此。”接着,他对柏珂龙愤然“开火”:“为了感谢您‘如此精彩的运作’,董事会同意给您颁发400万欧元的奖金。柏珂龙先生,如果您还剩一点儿职业操守,那就把奖金还回去,辞职吧!”柏珂龙对此的唯一反应,就是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在掌管这家大公司的十几年里,他早已听过许多比这更难听的话。但他也意识到,布利顿虽然过于冲动,但他说的并没有错。“合资企业就是这样的,”他坦言,“我们都已经在文件中写得很清楚。也就是说,是的,通用电气掌握公司运行的控制权。但这是不可避免的……这是正常的。”柏珂龙清楚地意识到,买方可以控制他卖出的东西,这是“正常”的,是“理所当然”的。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要等到今天这种情况下,在这场会议上才道出事实真相呢?市场投资者勒内·佩尔诺莱抓起了话筒:“今天早上,我从收音机中听到(调查此事的马修·阿伦接受了法国国际电台采访),美国的司法诉讼对您出售公司的决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是真的吗,柏珂龙先生?”

  “好吧,好吧,”柏珂龙小声嘟哝道,“无论如何我都会挨骂的。但是,我们之所以与通用电气达成这笔交易,是因为如果不这样做就会有巨大的风险。”然后,他脸上又露出了虚伪的和善表情,并说:“这是一桩很好的交易。不要费尽心机去找那些根本不存在的理由,受虐狂才会这么干!”

  谁是受虐狂?是这个提出了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问题的投资者,还是他自己?试图让我们相信把收益最可观的能源业务剥离出去,让公司元气大伤,反而是件好事?在几米之外的地方,我看到了克劳德·曼达尔,他是阿尔斯通投资基金理事会的代表。他以他的方式,冷静而有条理地对柏珂龙提出了指控:“这是规模巨大的工业资产流失,而且您一直在秘密谈判。如果不是媒体泄露消息,每个人都只能接受木已成舟的局面。”这下,柏珂龙被激怒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咆哮道:“首先,就是因为媒体泄露消息,才会把事情弄得一团糟!简直一塌糊涂!别以为我们是瞒着所有人策划什么世纪大劫案!”但是他的回答并没能平息小股东的怒火,问题接二连三地涌现,一个比一个更尖锐。柏珂龙随后拿出了计算器。“出售阿尔斯通,”他说,“将带来123.5亿欧元的进账。扣掉现金、合伙企业的投资额、回赎股份的费用、向美国政府支付的罚款……”但还没等他说完这些话,有个人激动地打断他:“能不能停下你的减法!直接告诉我们阿尔斯通账上还剩多少钱!”

  我同样问自己这个问题。结果令人震惊,因为这个数字几乎是零!我们放弃了一项世界级的龙头产业,换来的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利。为了深入理解这件事,我们需要一一分析每项因素。出让价格总计123.5亿欧元,但是,这些钱要先缴税(19亿欧元),再向合资企业注资(24亿欧元),资本收益要返还股东(32亿欧元),别忘了还有30亿欧元的外债和收购通用电气的铁路信号设备部门的价款(7亿欧元),最后还有要向美国司法部缴纳的罚款(7亿欧元)。最终,公司的债务总算是付清了,但这项交易的收益几乎是零![2]

  零,用这个数字来形容这项交易真是太恰当了。这无疑也是近年来工业界最荒唐的事件之一:绝无仅有、丑恶至极。即使柏珂龙斥之为“荒谬言论和阴谋论”,但美国发起的诉讼必定是阿尔斯通解体的根源所在。整场会议期间,他不停地因这件事受到质问,甚至有人直接问及我在美国被长期监禁的具体情况。但是谨慎的柏珂龙称,他必须对此保持慎重:“美国的记录还没有公开,因此我不可能就此事发表任何评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时,董事会成员让马丁·弗兹认为有必要出面干预。他是柏珂龙的密友,两人早在贝希纳集团共事期间就认识。2011年,让马丁·弗兹担任阿尔斯通合规部主席。他面露不悦、语气严肃地谴责这些未经证实的指控:

  “美国司法部调查的相关事实是很久以前发生的,距现在非常久远,与现任董事会无关。自从柏珂龙领导阿尔斯通以来,他已经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使公司运转得更加良好。过去10年里,他尽自己的一切努力使公司朝这个方向发展。”

  说完这些话3天后,作为阿尔斯通合规部主席的他的言论将被毫不留情地揭穿。

  [1]阿尔斯通于2018年10月出售了其在合资企业中的份额。

  [2]柏珂龙在2015年6月进行的股东大会上进行了这次计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6-18 11:16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83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
捕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