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91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6-17 13:53

美国陷阱 29.4月24日的宣告



微觉四方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www.esselefussalih.com/forum-7-1.html


29.4月24日的宣告

  2014年4月24日,一切豁然开朗。困扰了我数月的问题终于有了一些眉目。

  和每天清晨一样,我在餐厅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趁机看几分钟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转播的新闻。这是一天中电视(仅限白人囚犯观看的那台)唯一播放新闻节目的时刻。

  大约早上7点半,节目主持人宣布法国阿尔斯通准备出售其70的业务,将所有能源业务以约13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它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

  “这是史上最大规模的商业交易,是历史性的一天!”新闻频道的播音员激动地评论彭博社的独家新闻,“此次收购将会是美国通用电气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收购,”他在新闻频道即将结束时说道,“收购协议会在未来几天确定。”

  不仅是新闻主持人,我自己也目瞪口呆。这次收购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几个月前,为了提高资金流动性,柏珂龙不是打算将占阿尔斯通业务20的运输部门出售给俄罗斯人,还准备和中国人合资成立一家能源设备公司吗?而现在他要把公司的“掌上明珠”——电力和电网部门——卖给美国人。虽然阿尔斯通正在经历衰退,但是其处境远未达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这简直让人难以理解!

  除非这次交易背后有不可告人的动机。也许柏珂龙认为,这是摆脱美国检方的解决之道:向通用电气出售它垂涎已久的所有电力和电网业务,以期得到美国司法部的优待。虽然日后他总是否认“通过谈判获得司法豁免权”,[1]但在阅读了数千页的相关判例后,我很难想象他在没有事先达成任何协议的情况下,就敢承担如此大规模交易的风险,毕竟这么大规模的交易毫无疑问会引发政治动荡。

  这就是柏珂龙希望解决目前困境的方法,这无疑也是为什么过了6个月,美国司法部还没有将我释放。我是被美国牢牢控制在手上的“人质”。而且,由于美国司法部是唯一能够决定是否起诉个人的机构,所有这一切都是以完全合法的方式完成的,至少从美国政府的角度来看是这样的。法国政府是否了解这场交易的内幕?我对此抱有强烈的怀疑态度。

  这就是我在看完上述新闻后的反思。说实话,刚开始我对这个消息深感震撼,脑子一片空白,没有一点儿思路。比如,我无法理解法国政府仅仅因为能源发展面临巨大挑战,就放任这场交易进行到底。

  阿尔斯通负责法国境内58座核反应堆的所有汽轮发电机的制造、维护和更新工作,同时也为阿海珐集团在弗拉芒维尔建造的欧洲压水堆生产阿拉贝拉型号汽轮机。阿尔斯通负责法国75的电力生产设备,并且拥有让全世界都羡慕不已的技术。阿尔斯通还为法国的戴高乐号航空母舰提供推进汽轮机。因此,它是法国本土的一个高度战略型企业。让这样的王牌企业流落到外国公司手中简直是疯了,这太不可思议了!哪怕最终证实这个消息是真的,我都无法相信法国政府有一天会批准同意这笔交易。

  在距离怀亚特看守所6000公里外,一名法国政府高层和我的想法一致。他就是在曼努埃尔·瓦尔斯总理任期内负责经济和工业事务的部长阿尔诺·蒙特伯格。当一名助理告诉他彭博社的独家消息后,他脱口而出:“我不相信,这太荒谬了!”[2]

  蒙特伯格无法相信,因为他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这家跨国公司的命运。2013年初以来,他将这家公司的事情列入最优先事项。因为他收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消息:阿尔斯通正在经历困难时期。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能源市场变得低迷,来自发电厂的订单量也远远低于预期。阿尔斯通虽然在法国是工业巨头,但仍然比它的主要竞争对手——德国西门子与美国通用电气——实力弱小得多。但法国真正担心的是阿尔斯通的大股东布依格公司宣布撤资。布依格公司希望出售全部股份,以后专注于电信业务,特别是4G业务。

  法国财政部的分析师开始研究可以让阿尔斯通度过困难时期的方案,焦虑的部长把这项任务委托给享誉欧洲的工业战略咨询公司——罗兰贝格。这家总部位于德国的咨询公司,业务遍及36个国家,拥有2400名雇员。该咨询公司委派明星顾问哈基姆·埃尔·卡拉威负责阿尔斯通公司的审计。卡拉威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院,曾经给法国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兰和前工业部长蒂埃里·布雷顿当顾问,同时他还是蒙特伯格信任的人。罗兰贝格的审计师为阿尔斯通撰写了一份对比明显的资产负债表。“阿尔斯通拥有无可否认的优势,”他们分析说,“但是阿尔斯通需要战略联盟来加强自己的实力。”在这份报告中,罗兰贝格的审计师更倾向于由阿尔斯通的运输部门与西班牙或波兰的合作伙伴达成联盟,并且建议能源部门与阿海珐集团进行部分合作。但他们从未主张将阿尔斯通部分或全部出售。

  2014年2月,媒体曝光了这份研究报告。柏珂龙生气地向蒙特伯格抱怨:“您的那些高等商学院的实习生很优秀,但他们的话太多了……”[3]这不是什么秘密,柏珂龙是肆无忌惮的自由派,是萨科齐的好朋友(也是2007年5月“富格餐厅之夜”的宾客之一),而蒙特伯格是社会党人,是“大政府,小市场”的捍卫者,柏珂龙和蒙特伯格两人关系一贯不融洽,他们甚至彼此讨厌。但两人却被迫从2013年初开始合作,甚至会面过6次。每一次谈话都重点围绕着阿尔斯通的未来展开。当然,既然法国政府已不再是阿尔斯通的股东,那么便没有理由事先干预一家私营企业的事务。但在蒙特伯格眼中,阿尔斯通与其他私营企业不同。首先,近一个世纪以来,阿尔斯通主要依赖法国政府的订单存活至今。其次,阿尔斯通应该感激法国政府在2003年出手干预,将其从破产危机中解救出来。最后,阿尔斯通开展的核能业务、法国高铁与地铁的交通业务体现了法国的切身利益。从这三个理由出发,可以得出第四个具有较强政治性的理由。蒙特伯格如何能够接受将被法国政府从破产边缘拯救回来的“工业明珠”拱手让人?竞选时承诺“振兴生产力”的蒙特伯格确信法国选民绝对不会原谅他,这就是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他多次会见阿尔斯通的首席执行官,敦促其尽快给他解决方案的原因。最重要的是,他完全不相信柏珂龙不仅辜负了他的信任,还在背后捅他一刀。

  2014年4月24日,在彭博社宣布收购消息的几分钟后,蒙特伯格立即致电爱丽舍宫询问收购情况,时任总统府副秘书长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当时负责经济事务)说自己和他一样惊讶,他声称自己对这场交易毫不知情。他是否真的如他所说的那般吃惊呢?后来我了解到,马克龙在2012年6月进入爱丽舍宫后,便私下要求美国科尔尼公司做一份关于阿尔斯通未来发展的报告,研究公司与行业内其他巨头联盟将导致的社会影响。他的目的是什么?这时候,他手里都掌握着什么信息?他是否一直在密切关注着美国方面的动静?直至今日,这些问题仍然是这个案件的谜团。[4]当时,蒙特伯格(他那时不知道马克龙已经进行了细致的研究)让他的助理去了解情况并与柏珂龙取得联系,但是却没联系上。因为柏珂龙正在一架从美国飞回法国的飞机上,刚刚在芝加哥与通用电气的管理层确定收购条件!

  这些消息是从纽约传回来的。通用电气法国公司总裁克拉拉·盖马尔当天正好在美国出差,她向蒙特伯格证实了通用电气与阿尔斯通之间的协商讨论确实正在进行。

  蒙特伯格必须面对现实:柏珂龙在完全没有告知他的情况下,的确正在向美国人出售法国的“工业明珠”。

  这个了不起的首席执行官从背后狠狠地捅了他一刀。根据媒体的爆料,阿尔斯通与通用电气的交易将会在72小时内完成。他们还预订了加布里埃尔会馆的接待室,准备在那里向所有金融巨头及商业大亨宣布此次收购事件。蒙特伯格并没有放弃,他拒绝屈服于这样的勒索,命令柏珂龙必须向他汇报情况。他派一名司机去机场,等柏珂龙从芝加哥回来后,直接将其从机场接到他的办公室。这次会面充满了火药味。柏珂龙试图论证“阿尔斯通在短期内不会陷入困境,但面临结构性危机”。他说道:“现在公司的规模对于已彻底改变的市场来说过于庞大。因此,我们必须釜底抽薪,出售能源部门来改善现金流,以此接济运输部门,使阿尔斯通东山再起。”蒙特伯格什么都不想听,他直接驳斥道:“看见这间办公室了吗?很快你就再也看不到它了!就是在你坐着的地方,菲利普·瓦林(标致雪铁龙集团前总裁)失去了享受正式退休待遇的机会!你永远不会再回到这里了,好好享受你在这里的最后一杯咖啡吧,这是将你定罪的咖啡。”蒙特伯格愤怒地结束了他们的谈话。柏珂龙后来告诉周围的人,他对这些言论深感震惊。“在共和国金碧辉煌的穹顶下,我的内心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呼喊,‘你是不是要让我们都跪下做奴才’。”

  蒙特伯格的这番言论无疑有点儿极端,但我认为,他的话还是很中肯的。蒙特伯格是个易怒的人,而柏珂龙傲慢无礼、无视他人,蒙特伯格完全被蒙在鼓里。之后我发现,很多人都毫不知情,包括阿尔斯通的董事会和执行委员会的全体成员,以及公司能源部门负责人——其实这件事与他最密切相关——甚至还有公司的财务总监。在阿尔斯通内部,柏珂龙只告诉了两个人:一位是法务总监凯斯·卡尔,负责与美国司法部谈判;另一位是他的副手之一格雷瓜尔·布纪尧姆,阿尔斯通电网部门的负责人。

  布纪尧姆是个40多岁的中年人,负责与通用电气秘密洽谈。他的父亲是法国普基集团的老领导,也是柏珂龙的至交。我很了解布纪尧姆,所以我知道为什么他会被委以重任。2004年,柏珂龙掌舵阿尔斯通没多久,就破格任命30岁的布纪尧姆为环境控制系统业务的负责人,管理燃煤电厂去污染设备业务。这些设备通常安装在锅炉的下游,所以我实际上在所有项目中都是与他的团队一起合作的。布纪尧姆在2007年离开阿尔斯通公司,加入CVC资本,这是一家位于卢森堡的大型全球投资基金。一年后,CVC资本与通用电气合作,试图收购阿海珐集团的电力部门。虽然他们的尝试失败了,但布纪尧姆在此期间与通用电气的高管建立了密切的联系。2010年,他离开了CVC资本,回到阿尔斯通,再次为他的良师益友柏珂龙效力。

  柏珂龙的“小副手”到底是什么时候告诉通用电气,阿尔斯通计划出售其能源部门的?这是我思考了很久的问题。“在2014年初。”阿尔斯通的高管都是这么说的,但我始终坚信谈判很早以前就开始了,而且后来也得到了确认。事实上,布纪尧姆在2013年8月就开始与通用电气谈判,也就是在彭博社披露消息之前的9个月![5]蒙特伯格异常气愤。在这9个多月里,他和法国政府都被柏珂龙玩弄于股掌之间。

  谈判的日程表需要长期保密,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它与另一个日程表相吻合,即阿尔斯通身陷法律困境的那段时间,也是我身陷囹圄的时候。

  事实上,2013年夏天,恐慌已经蔓延到了公司的管理层。我认罪后的第二天,2013年7月30日,我的上级、公司的国际关系部亚洲分部高级副总裁劳伦斯·霍斯金斯被美国司法部起诉。在勒瓦卢瓦,公司高层对事情的发展趋势感到万分惊恐。他们一天比一天焦虑,每天都在想:美国司法部名单上的下一个人会是谁?美国打算一直起诉到首席执行官吗?

  所以布纪尧姆就是在这个时期与通用电气的领导层洽谈的。这两个日期一致,这不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巧合。

  同样在2013年下半年,阿尔斯通不得不开始与美国司法部进行合作协议的谈判,并且被迫解雇我,以及停止支付我的律师费(这就是为什么我在7月29日认罪之后,隔了很久,公司才在2013年12月28日宣布停止支付我的律师费)。

  后来我还了解到,2014年2月9日,交易双方相约在巴黎布里斯托尔酒店包房里共进晚餐。阿尔斯通方面出席的有柏珂龙和布纪尧姆;通用电气公司来了3个人,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并购负责人和能源部门总监。那天,阿尔斯通电力部门的负责人菲利普·科歇和首席财务官都对这场会面毫不知情。法国商界从未有过如此复杂且价值高达130亿美元的交易。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不让他们参与呢?

  重申一遍,这个时间线非常奇怪。布里斯托尔酒店包房里的会面是在阿尔斯通明知自己可能被处以天价罚款的情况下进行的。当时,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野村证券的分析师估计罚款可能高达12亿15亿美元。此外,虽然柏珂龙一直“强烈否认这些腐败指控干扰了他的商业选择”,[6]但我始终不相信。商业中绝没有巧合一说。

  持这种观点的不止我一人,蒙特伯格也对此表示怀疑。2014年4月,为了弄清事实,他甚至申请法国对外安全总局进行反间谍调查。他通过加密电话直接联系了对外安全总局局长贝尔纳·巴若莱,但遭到了拒绝。巴若莱告诉蒙特伯格,在通常情况下,他们不会干预“盟友”领土上的事情。法国对外安全总局不会踏足如美国一样强大的盟国的“花坛”。

  我们必须保持清醒。2014年春天,美国的一个跨国公司即将吞并法国最具战略性的公司,显然法国在经济方面的情报搜集能力有待提高。曾经的经济情报小组的部际代表克劳德·雷维尔指出,有关部门没有及时做出反应,这令人痛心。[7]当她在工作中发现,收购阿尔斯通的确是美国向其欧洲伙伴发动一场经济战的一个新的开始时,她曾多次提醒监管部门,但都徒劳无功。最终,她在2015年6月被辞退。

  [1]接受作者采访时,柏珂龙仍然否认。

  [2]节选自让米歇尔·卡特伯恩:《阿尔斯通,国家丑闻》,法亚尔出版社,2015。

  [3]接受作者采访时,柏珂龙亲口所述。

  [4]马克龙任经济部长时,没有回答这些问题。

  [5]这一信息是柏珂龙在2018年春季法国国民会议调查委员会组织的听证会上证实的。

  [6]接受作者采访时,柏珂龙对此强烈否认。

  [7]接受作者采访时证实。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6-18 11:19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61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
捕鱼网站